临高资讯网

首页 > 正文

推荐向左,社交向右,蒙眼狂奔后的内容困境,头条新政能破局吗?

www.bjtcdd.cn2020-01-09

1月20日,发布了标题为“新政”。沟通渠道打开了六大产品,并喊出了“头条新闻,增加粉丝”的口号。其中,向粉丝展示的广告收入将增加到3-50倍。这项新政的核心围绕着最终目标是社会化和社区化这一点,但这背后隐藏着头条新闻的担忧。

社交与智能,为内容分发的基本路线而奋斗

标题的成功来自智能分发模式的成功。标题出现之前,国外有Flipboard,中国有Zaker和Fresh Fruit等订阅模式的内容阅读平台,这是移动互联网内容分发早期的主流模式。标题使用智能推荐引擎使用户面对更大的内容,但它们可以满足用户对内容的偏好,并最终成功颠覆前者。

但是随着这种模式的不断发展,标题也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选择题。一方面,以智能推荐引擎为核心的智能发布是头条新闻的核心优势,但另一方面,内容和主题派对的庸俗化趋势并没有找到足够好的解决方案。因此,将社会分配叠加到智能分配上已经成为一个看似不错的解决方案。

在社交领域,最典型的模式是微信公众号。一方面,微信的公共号码通过关注公共号码与用户建立了一种脆弱的关系,这类似于现在头条新闻极力宣扬的“粉丝模式”。此外,微信群和微信朋友圈是用户阅读微信公众号的更多来源渠道。用户的社交网络已经成为帮助用户筛选内容的过滤器。

人们群居,所以用户社交圈子转发和阅读的内容通常是用户喜欢的或者符合他的阅读习惯。在这个过程中,社交网络中的每个节点都成为一个内容过滤器,过滤掉许多低质量或不相关的内容。

当然,这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信息茧室”的问题。用户获取的信息仅限于他们自己的社交关系链,他们需要从不在茧室里的其他平台获取内容。因此,微信公众号推出独立应用的呼声一直很高。

另一方面,标题希望将社交分发应用于自己的内容平台,以解决现有内容生态中的许多问题。通过粉丝模型建立薄弱的社会关系,并通过现有的应用矩阵之间的粉丝系统,使聊天等产品中形成的社会关系也被引入头条。头条新闻的这一步试图用它的“新政”来宣传。

但是标题无法解决的问题是标题没有强大的社会联系。弱社会关系不具有排他性,而强社会关系具有强网络效应。从这个角度来看,头条新闻很难从微信上抢走这种强大的社会关系。即使标题真的孵化或转变成一个强大的社交网络平台,这个强大的社交网络本身的价值也远远大于标题本身,而且这个标题不再是标题。

这也决定了在当今关注内容推荐的标题系统中,社会关系总是次要的。

蒙眼狂奔后的内容困境,标题新政会破裂吗?

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粉丝意味着与读者形成一种微弱的联系,这似乎与最初出现在标题中的智能推荐引擎有些相反,但这正是这个市场正在发生的事情。标题创作平台总经理张超也将“从智能推荐或社交推荐到智能社交互动”视为当今内容分发机制的最大演进。

标题的社会野心在第一天并不存在,但在2017年变得更加明显。它已经拥有了更多的社会内容社区,如音乐、颤栗等。至于标题,它最初的快速进入市场取决于智能个性化推荐引擎。如果没有标题,标题本身就很像一个简单的内容阅读工具,一端是读者,另一端是抓取内容。

横幅的出现使标题的工具属性淡化,平台属性增强。标题成为用户和公司创建的内容之间的智能匹配引擎

就连百度,这四大门户网站,在早期也曾被头条新闻重创,很快就意识到了危机感。尤其是腾讯和百度,相继加入了内容分发领域的竞争,这让头条新闻感到压力更大。仪器产品的最大问题是难以区分,因此很难留住用户。

在算法层面,很难说标题为的技术团队会比百度和腾讯更好,而在内容层面,内容创作者很难完全与平台捆绑在一起。由于竞争对手的竞争缺乏差异化,这一系列因素成为头条新闻,而先发优势正在逐渐缩小。

即使是推荐引擎模型本身,标题也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外界长期以来一直质疑标题的庸俗化。一方面,面向标题的用户组边界正在下沉。另一方面,正如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所描述的,群体的偏好通常不是最佳解决方案。然而,由于人性对一些低俗内容的偏好和机器推荐模式的僵化,内容的低俗化似乎变得不可解决。

标题并非不知道这一点。无论是通过金字节奖励(golden byte awards)等奖惩机制,还是允许用户关注标题,而不是仅仅依靠推荐引擎来匹配内容,这些都是头条新闻为改变平台内容的庸俗化趋势所做的努力,但结果似乎并不十分令人满意。

对于标题来说,社交无疑是当今标题的最大抱负,也是标题最焦虑的地方。

在知识被支付的黎明前夕,标题这次会误入歧途吗?

这一次标题“新政”打开了它的六个平台,这无疑反映了标题的决心。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标题对粉丝系统的鼓励也给了他们更多的方式来体现他们的商业价值。然而,内容创作本身仍然应该以内容为第一要义,而不是粉丝理论。

如今,垂直和细粒度的内容行业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标题开辟了几个具有不同内容色调、内容形式和核心用户群的平台,这也违背了内容产业本身的发展规律。西瓜视频偏向内容,颤栗偏向教资会社区,音乐用户主要在海外,悟空的问答更倾向于严肃知识.即使这些平台是开放的,但它们的有效性实际上很难过早得出结论。

如果智能分发带来的最大风险是纯数据,那么采用风扇作为衡量标准的模式仍然是纯数据的演变。然而,如果向粉丝展示的内容被分成3-50倍的刺激,那么更有可能成为大党的薅羊毛最终将把标题缩减为低质量内容的温床。

内容的质量不应由机器来判断,也不能由没有强大社会关系的粉丝来决定。即使通过智能分配,也很难解决这个问题。即使在某种程度上,由机器主导的智能分配也会加剧这一趋势。大多数人喜欢的内容不一定是质量最好的内容。除了人性,还有数据欺诈的风险。这些都是头条新闻必须解决的问题。

回顾其未来价值,内容产业正处于知识支付爆发的前夕。移动支付、用户支付意识的增强以及对有价值内容的强烈需求等因素正在引领数字内容产业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

在这样的时刻,如果你陷入内容低俗化的深渊,它似乎弊大于利。在某种程度上,当前的头条新闻令人焦虑,内容创作者和粉丝之间的联系无法长久建立,这可能导致头条新闻在下一个知识支付时代错失良机。然而,如何区分付费内容和难以在信息流中纠正的庸俗化内容,也许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当然,任何“新政”的出台都会对庞大的内容生态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不管这次头条新闻是对是错,可能需要半年或一年才能看得更清楚。但至少目前,对于足够大的头条新闻来说,新政的效果可能有限,因为

youtube.com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